你见过哪些深藏不露的高人?_知道问答

  发表于

我见过三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第一个,真正的轻功高手

我是70年出生的,那个年代风雨飘摇,我6岁的时候村子里逃进来一个男人,衣服破旧,乞丐打扮,他自己住在山里的防空洞中。有一次我去山里玩,亲眼见他从平底直接蹦上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尖,且在树叶上稳稳的站着,看向远方。

第二个,真正的关系牛人

我干民政接待工作时,有个老头,穿的很破,手里拿着纸条,打开后写着“请给予照顾”五个字,落款是我们当时的市长。这老头自称是市长家亲戚。我们主任不相信,认为老头伪造了纸条,将老头打发走了,可当天下午,局长就来了,把主任一通训,原来那老头是市长的亲叔叔。

第三个,真正的游戏达人

我一个哥们,以前在某网络游戏中的网名叫“太子丹”,十三年前该网游没落,可他一直坚持玩,练到了最高级,就是不废号,最终逼迫网游公司主动联系他,以二十万元的价格买断了他的号,而他的真实身份仅仅是个网吧的网管。十三年前,二十万能在三线城市买个不错的房子。

最后

高人其实都在民间,你我身边都有,只要你愿意主动发现就行。

我在当年下岗后,有几年租门市做小买卖,那时候的我这一条街有个瘸子是个地痞,传说这个人瘸是被我们这个城市的最厉害一个黑色会老大用猎枪蹦的,后来国家严打就把这个黑老大给枪毙了。

就这样这个瘸子就好像做到我这地方一霸,我们这个地方做小买卖他每月都来收钱,如果你不给那你就等着……

我当时是开的复印社,在我的顾客有个文质彬彬的男孩子,经常有活到我这里干活,我和这个年轻非常投缘没事就一起侃侃大山吹吹牛,一来二去就非常熟悉起来。

有一次那个瘸子的手下,在我这干活后就不像给钱,其实吧那个瘸子来我这干活每次都不少给我工钱的,但是他的小弟有些不讲究,我就顺嘴说:我这也是讨生活不能让我白干活吧!这货就急眼了就要动手打我。

正好经常来的这个文质彬彬的男孩遇到了,就对瘸子手下说:你们回去跟瘸子说一下,这个是我的朋友别老欺负人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别来了。

瘸子手下没说什么看看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扭头就走了,我看到这里我就很跟这个年轻人说:你赶紧走吧!一会瘸子来了不好,我没有事我好对付瘸子你别吃亏了。

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像我淡淡的一笑说:没事你继续干你的活。

那天我想好了不能让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吃亏,不行我就是搭钱也得不能让瘸子把这个年轻人打了,没过多久就见瘸子带着几个手下过来了。

瘸子见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嘿嘿一笑说:原来是您啊!你咋不早说这个是你的朋友那!

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白了一眼瘸子说:我为什么要跟你说?瘸子嘿嘿😁笑笑说没事没事我懂了,然后带着手下离开了。

从此我的小店瘸子手下干活都是痛痛快快给钱,他们收什么费用也没有收我的。

后来我发现那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在当时不管是小流氓还是黑社会还是各种带袖标收费的都认识他,只要他在那些人都是唯唯诺诺的,但是谁也不说他是干什么的!

这个年轻人后来成为我的朋友,没事到我这喝点小酒,谈古论今好像文化也不低,但是这人究竟是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就这样大家一起吹牛聊天然后各走各的路!

原先在一家公司上班。一天突然主管会计进来,找到车间主任,小声说“出纳保险柜的钥匙🔑丢了,你给找一下”。

主任说:“她钥匙丢了,关我什么事?我去哪里找?”

主管会计:“别废话,让你找你就找。人家小姑娘都快急疯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

主任:“那好吧!让她给写两个字吧!”

一会儿的功夫就听一间办公室打起来了。一个女同事大嚷道:“你们是说我是贼吗?”

……

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女同事大叫着跑出来:“你们看是这串钥匙吗?”

钥匙真的找到了!就是写了两个字。

我们村有户名叫来喜的人家。我记事时,来喜大约也有四十岁的光景。我与他儿子顺当年纪大体相当。从我有记忆起,来喜的模样一直就没什么变化,脸上永远有一抹烟灰,从未洗去。来喜满街拾粪,一脸的憨笑,嘴很“甜” 逢人离老远便打招呼,不论老幼,该喊什么就喊什么,声音很脆,让人听了心里甭提有多舒服。人缘好得不得了。顺当和我是小学同学,与其父一样,鼻沟里永远有一抹洗不干净的灰,永远都将两手交叉着笼在袖简里,逢人就打招呼,永远一副笑模样。也与其父一样,抽空就拾粪,趿拉着鞋,后腿跟裹了一层厚厚的灰泥,坚硬如铁。永远的一副与世无争,与人无争的样子。父子两个人,活的好像有点窝窝囊囊。

正因为如此,村里分地,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争离村近,土质好的,相持不下。于是就有人说:给来喜吧!结果,全无异议。那时开山还沒什么限制,全村都争地段好的石磄,一度打得头破血流。结果是,给了来喜,双方便都能接受。吃政府救济,来喜是当然的救济户,天经地义。割资本主义尾巴最厉害的时候,来喜就敢卖点烟叶、种子什么的。工作组碰上了,来喜只须憨憨一笑,工作组便装看不见。也有提意见的,工作组的回答是“那是来喜,你和他比?”,对方也就沉默无语了。

不经意之间,来喜家盖起了五间大瓦房,顺当也顺顺当当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当村里人关注起人家时,顺当的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名牌大学,又都相继出国深造了。这是本村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事情。来喜成了本村名副其实的“老太爷”。

村里人这才明白过来,供两个大学生,还出国,来喜过的真够殷实的。他才是本村深藏不露的高人!

我小时候见过我们村的一个光棍,四十多岁的样子,无父无母,整天破衣褴褛的,头发乱蓬蓬的,胡子也不刮,东游西逛没啥正经事。也许是没老婆的缘故,这人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在农村没老婆是会被人看不起的,所以很多人见到他都指指点点,他也好不在乎的样子。他不太跟人交往,也很少开口说话,一副高深莫测,高冷的样子。

这位光棍说来也奇怪,从来没见他家的烟囱冒过烟儿,我的意思是说没见他做过饭,也不知整天吃的啥。那时候我八九岁的样子,他那副蓬头垢面的样子,尤其眼里射出的两道寒光挺让人害怕的。不过他也有爱好,就是喜欢吹口琴,夜晚经常能从他住的土坯屋里传来悠扬的琴声,没想到这么一个人居然有音乐细胞,也不知跟谁学的。

我记得一个星期六的傍晚,我跟几个小伙伴在一个场院中玩捉迷藏的游戏,我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等他们来找我。可是我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找我,我出去一看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大概他们找不到我以为我回家了,于是大家就都各自回家了。

我很是扫兴,天有些暗了,我想我也该回去了,否则父母会着急的。我蹦蹦跳跳往家里走,在路过一个偏僻的小树林时,我影影绰绰看到里边好像有个人盘腿坐在里边。好奇心驱使我悄悄走近一点躲在一棵树后看看这人在干啥。

我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个光棍吗?只见他像和尚打坐一样盘膝而坐,眼睛微微闭着,好像睡着了一样。我看了半天也不知他在搞什么名堂,感觉没啥意思就准备离开。可是就在我刚想离开的时候,令我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光棍的身体竟然离开了地面,以打坐的样子漂浮了起来。我睁大眼睛,嘴巴都合不拢了,只见他的身体像气球一样越飘越高,大概有房顶那么高。他端坐在空中绕着树林转了一圈然后身体开始轻轻降落,然后回到原先打坐的位置。之后,他睁开眼睛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我抱着那棵树痴痴呆呆,怎么也想不通究竟怎么回事。好久我才走回家,跟父母说了这件事,但是父母不相信,以为我在骗他们,不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都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以后我就对这光棍充满了好奇,但是我再也没见过他上演这样的场景,再后来,光棍的大门紧锁,光棍不知所踪。直到现在再也没见过他!我不知道他这究竟是魔术还是神迹?总之我是觉得非常神奇!

小时候在老家,村子里有个一生都未结婚、不修边幅,只靠给别人打短工为生的人,却有两样一直让人想不通的绝活,而且是屡试不爽,从未失败过的比较实用的绝活。他也因为这两样绝活闻名十里八乡。

这位所谓的高人是我同一个大家族的隔的极远的叔叔,他爸爸给他起了个很喜庆的名字,叫保财。可惜保财的父母在他上完初中后就过世,只留下了保财和他姐姐。在保财的姐姐远嫁他乡后,保财就一个人住在父母留下的土坯房里,靠给别人做苦活累活为生,比如挖地,挑农家肥上山等,未能实现保财的心愿。

别看保财其貌不扬,但据他自己所说,他上初中时遇到一个高人传授了他两样绝活,他一直都有练习,并且屡试不爽,特别的准确。

这两样绝活一样就是测算天气。那时候90年代农村有电视的极少极少,而做农活很多时候都要看天气。有时候办红白事的时候也要看天气情况以免造成不便。而这时候就会有人想起保财的这门绝活。只要去问保财,他只需要抬头看下天上云层情况,再掐指盘算一会,就会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是雨还是晴,还是多云,还是有风,刮多大,最多只是时间上有些许的差异,但结果从来没有错过。特别是夏天收了麦子后需要脱粒晒干,最怕的就是下雨,这时候找他的人很多,他也靠这个基本上不会饿肚子。

保财的第二样绝活就是测方位找东西。那时候农村治安不太好,牛、羊之类的东西经常有人偷,或者走丢的,东西掉了的,找他后,他看看现场,问问相关情况,低头盘算一阵,给出一个方位,圈定一个大概的范围,基本上都会找到。但被偷走的拉的远远的除外,给了方位人家用车拉走了也找不回来。

就靠着这两样绝活,保财在2000年之前都在我们那儿混的很开,经常有人请他吃饭,混饱肚子轻而易举。只是后来电视普及,可以看天气预报后找他的人相对少了很多,但还是有信他的人找他测算,毕竟他给的时间点都比较准。他后来也只能靠给他干苦力才能保证每顿都吃上饭。等到了年纪大了做不动活了只能进了养老院。

现在想想这保财的这两样绝活还是很神奇的。会测算天气还好理解,很多有经验的农民也能大概测出来,但找东西这样绝活很难理解,毕竟他只是人,也不是警犬会根据气味来追踪。只能理解成高人深藏不露的绝活了。

05年的时候,我和朋友在西安在一个美食街,开个小菜馆,那时候,治安远没有现在好,小混混横行,吃霸王餐,收保护费,做小生意的敢怒不敢言,也让我见识到了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穿的很普通,给我的印象就是特别爱喝酒,一天到晚没有清醒的时候,经常在我们店里喝酒,一个小菜,一瓶白酒,有时候喝多了,看他走路直晃,怕他出事,我也会给他扶着送回家。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就这么一个貌不惊人的老头,而且天天喝的烂醉如泥,竟然是个功夫高手。一天下午,我听到外面很吵,直觉告诉我,有人打架了,因为那条街经常有人打架,我出去一看,竟然看到十多个小流氓,在围攻这个大叔,当时心里就想,大叔这肯定要吃大亏。没想到的是,几个照面,大叔就撂倒好几个,又看到他一拳就把一个很壮的小流氓打倒在地,剩下的人,一看大叔这个这么威猛,纷纷逃跑。一打听起因,是大叔在那家小酒馆喝酒,那帮小流氓去收保护费,店家不给,那伙人就要砸店,还要打人,大叔打抱不平,说了那伙小流氓几句,那些小流氓直接就和大叔打起来了。后来听附近的本地人,讲起大叔的过去,才知道他原来是深藏不漏的高人,原来他年轻时候是武警部队武术教官,虽然退役多年,但是功夫不减当年,他之所以天天喝酒,是因为前几年老伴去世之后,他一想起老伴就难受,才借酒浇愁的。

这事我听我爷爷说的,我爷爷小时候见过这人,个头不高身体结实的一个小老头,在我现在邻居家帮工,他家以前小地主有点钱,那老头来时说自己一个人更没有亲人,不要工钱管吃住就行了,平时不怎么说话和别人来往,干活不偷懒也不特别卖力气,干了三年时有一天晚上主家找他安排第二天活,屋里没人就在他屋里等他,那个年代又没什么娱乐,天黑上床睡觉,认为不会等多长时间的,过了一会听他为门外面跺脚,说山东这雪下那么大,不知道又要伤多少人啊!主家在屋里头就说他山东下雪你怎么知道的,你在说瞎话还是老糊涂了。他答主家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就进屋里来了,说干活的事时主家看见他身上有冰茬着,脚上的鞋子还有点湿,主家看破也没说破,就知他不是一般人,出来时又仔细看地上还有点没化完的雪。从那晚以后主家就注意他了,活也安排的少了点,那老头还是那样不干活也不乱跑,又过了几个月到夏天时,那老头找主家说我来你家帮工也三年有余了我的罪罚以满我要走了,主家讲行你什么时候走我给你预备点钱给你做路费,老头讲我来时说过的管吃住就行了路费我也不要,你要是看在我们主仆一场的情分上,你明天给我准备几个菜搞几斤酒在你家堂屋晚上我招待几个来接我的朋友。不过到时你们都回避一下,那个年代一般人是没有资格在地主家堂屋吃饭喝茶的,主家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就同意了,第二晚上主家一家人都老早都回后宅,前宅堂屋都留给那老头,主家还故意把大门给锁上了,晚上听见老头在招呼人喝酒,喝到现在时间十二点左右吧,老头在前宅向后宅喊话,说谢谢主家备的酒菜招待自己朋友,我们现在走了就不当面道谢了。主家出屋在院里看见七个小星星⭐️一闪一闪向西南方向飞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后来村里有知识的人说那老头是剑仙或是侠客到人间来躲劫难或被罚来受罪的,我们这老人间流传这么一句话,就起杀了年羹尧,侠客永远不保朝。

谈起高人,不得不提我曾经遇到的一个人,其貌不扬,但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

今天跟大家分享两件事,都是我亲自找他办的,结果都是近乎完美。大家一听便知……

第一件事,就是我老婆她外婆走失那件事。当时苦苦寻找多日无果,周边的乡镇都找遍了,也没有结果。但是农村就行,算卦测字寻人,我丈母娘经人介绍就找到了这个姓王的人。当时,具体情况一说,他就算,你们回去吧?

人活的好好的,吃的好,穿的好,睡的暖。你们也不用找了,不出三日,自然有人来寻你们。

当时我们也是半信半疑,回家之后该怎么找还怎么找,结果到了第二天晚上,电视上出来一个寻人启事,我外婆就临县一户好心人家收留,现在在电视上登寻人启事,帮外婆寻亲。

我们把外婆接回来之后,我仔细琢磨过这件事,佩服之余,我依旧是半信半疑,我觉得有概率是他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猜到的。

我丈母娘反正是深信不疑,我半信半疑。之后多少年,我也没有和这个人有过交集……

直到前年,过年的时候,我丈人一个朋友,他们是躲计划生育的时候认识的。过年的时候,到我丈人家喝酒,喝着喝着就眼泪汪汪了……

原来家里还挺好的,这两年新起了房子,结果就一天不如一天,大儿子突然不务正业,外人找了小三,夫妻闹离婚,小儿子天天闹着退学,家都快散了。

我丈母娘就说,是不是新起的房子风水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我丈母娘就找了当初那个姓王的先生,我记得初三那天,我开车带他去的。楼上楼下看了一圈之后,他给我那个伯伯提了几个要求,三楼供一个观音,长明灯不灭一个月,二楼伸出去的阳台,回土中上月季花,带刺的那种。一口门口挂一面镜子,一口客厅后面的门口挂两串铜钱……

然后吃了中饭就回来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听我丈母娘说,从那以后,他儿子自己回来了,小夫妻两个也复婚了。小儿子安安稳稳上学去了。

大儿子现在在他们县里开了一个小公司,日子活的红红火火……

我当时都惊呆了……

不得不承认,这是高人!绝对的高人!

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一个奇人异事,能为人所不为。确实是高手!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我见过两个比较厉害的。

第一个是在市场给人推拿的。

93年的事,我老妈那会椎间盘突出,非常疼,但医院又说不到做手术的条件。想了很多办法,也找了不少医生,贴药膏按摩吃药都没什么效果。

那天是我陪老妈去看病,自己也有点发烧,睡觉的时候“落枕”了。看完病我们去市场买点菜,看到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胡子拉碴的,头发也挺长的,衣服倒是干净,摆了个摊,就摆了两张凳子,啥也没了也没卖药啥的,就地上写着:脊椎推拿治病。

没人理他,老妈却坐下来让他推拿,问他多少钱?他摆摆手说当开市了。我在一边看,发现可能真的厉害,他也没问,按了一会就知道在突出那地方,顺着脊柱一直向上扒拉,扒拉了挺久的,突然一脚把凳子踢走,双手撑着腋下往上一提,听到“啪”的一声。他说:好了,你以后多打打太极拳。

在我的坚持下,接着也给我弄了一下,我发烧和落枕,他也是在脊柱那推,推了三五分钟,我出了一身汗就好了,收了我五十块钱。他说因为我没什么事,还非要他推,所以要收多点。

老妈的椎间盘从此就好了,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也没再犯过。只是这人再也没见过他了,就见了这么一次。

第二个是村里的老头。

就自己一个人,也不种田,但他时不时能找到一些药材。最夸张的是六七十岁的人,还能打野猪🐗,打完一个人就把野猪拖回来了。

大家都有点怕他,因为他不笑的时候,给人感觉阴森森的,只要他走近了,大白天感觉都瘆得慌。反正他谁也不理,也没人敢惹他,他打猎和卖药材也够自己吃了。

他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小山坡上,一间很破旧的房子,没人敢靠近,小孩子都不用大人说,都自然而然的不敢去。

后来因为他住那片山坡的归属问题,两个村子发生了械斗,正打着他拿了一把长长马刀,走了出来走得很慢。但打着架的人,都觉得被他压制住了,自动回到自己那边,盯着他都不敢动,没一会就人都散了——那片小山坡再没人提起过,就属于他的了。

后来听二伯说他原来是个警卫长,因为拒绝去台湾,自己一个人回老家,家族人都死光了,所以就剩下他一个人。

前几年我们老家突然大旱,旱得很厉害,我们外面的人还集资,买了一部小四轮,村干部每天跑几十公里,给村子里拉一车水。这人就在那段时间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金亚洲彩票官方代理,申请金亚洲账号,金亚洲是什么,金亚洲加盟代理,金亚洲app手机版下载,金亚洲下载中心,金亚洲幸运飞艇八码计划,金亚洲注册地址,金亚洲彩票平台黑么,金亚洲登陆最新网络地址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