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对方方之流会怎么惩罚呢?_知道问答

  发表于

国家对方方之流如何惩罚,老百姓无权妄议,但表示下态度还是可以的。出于维护国家利益,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国家应该有个态度。方方日记反映如此强烈,影响极坏。在中国人民与病毒抗争的时候,方方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记录那些道听途说的事情,把它提供给西方出版,西方把它做为武器攻击中国,严重的损害了国家利益,这是一种什么行为?中国百姓包括网民给出了很多结论。当然,有些是情绪的发泄,国家应有个说法,有个态度,这也是百姓期待的。同时,中国百姓对少数文人是不满意的,与绝大多数中国百姓的期待唱反调(我不是,也没权力代表百姓,如果认为我说的不是事实,可以到民间,百姓当中做个调查,听听百姓的声音),明明是有损国家利益的事,可有些高知,文人却大加赞赏,支持,当然也有部分百姓。比如方方日记,方方授权西方国家去出版发行售卖,这种行为让人非常反感。现在湖北大学又出了个梁艳萍,之前还有个许可馨,人民冠以"恨国女"之称,身为中国人不爱生我养我的祖国"母亲",反而向自己的“母亲"身上泼脏水,这是决不允许的。可也有个别人对此表示支持,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希望国家有个态度。

国家需要处罚她们吗?她们已经基本“自取灭亡”了。如果利用了她们的国家不给她们提供活路,在我们国家,她们还有路可走吗?

首先中国的人民还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她们吗?当然不会!

方方曾说:她的《方方日记》前期虽有出版社联系她,但抗疫取得基本胜利之后,出版社改变主意,不再给她出版,所以她转身找外国去了。

这就说明:我们的出版社是不赞同她的观点的。这次风波更让十几亿中国人愤怒,即使有个别“抗抗”之流,不足以养活一个“方方”。“有的人活着,她已经死了!”。

外国会给她提供生路吗?估计也不会。

她的《武汉日记》是外国拿来污蔑我国的工具,方方只是被利用。过了疫情之后,她的利用价值就不存在了。对于一个废弃的工具,外国是不会仁慈的。

“爱你的人,你伤害了她,利用你的人,你看成了爱。”方方自己走的路,后果自己承担。只要国家和人民不要心软,我们只需静待一个答案!

绝对不能容忍方方之流侮辱抗疫英雄和英雄的武汉人民!绝对不能容忍方方之流煽动民众造反!绝对不能容忍方方之流在祖国的伤口上捅刀子抹盐!绝对不能容忍方方之流为敌国制造、奉送射向祖国的子弹!!!

方方日记中煽动性的言论(终结篇为甚),显然已涉嫌触犯我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造谣、诽谤或者其他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必须将方方之流绳之以法,绳之以法,绳之以法!!!

作家有出版自由,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方方日记既不反党,也不反社会主义。何罪之有?再说,假如没有方方日记,美国就不会攻击中国的疫情防治了吗?不见得吧。你们极左派无端攻击方方日记,难道不是给美国攻击中国没有人权,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出版自由递刀子吗?你们这是对中国犯罪,对人民犯罪。

我并不乐于见到国家因为她写日记就惩罚她(利益相关:我黑了方方很多次,可以去主页查证),当然了,如果她有别的事,比如那五套说不明来历的房子,那当然要依法办事的。

因为出版日记就被惩罚,还会给她一种自觉“举世皆浊我独醒”的知识分子的凄凉感,并且让她的粉丝更把她当成精神领袖,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每个人都有可能因为自身局限性,发表错误言论,只要不是违法言论,有不同的意见,大家互相讨论,甚至吵架都可以,不要动不动就想着怎么让更高一级的人对自己的对手进行降维打击。

依法办事是应该的,因人废言是不应该的。对付她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凉了,不理她的好。西方的言论,别说是方方的日记,就算是起点小说,都能解读出反中的意思。

这点上,我同意陈平老师的看法,方方不值得重视。

我觉得不应该动用行政手段来处理,应该动用司法手段对“方方之流”的行为进行甄别、起诉,按照国家层面的受损情况估算罚款下限,对整个作家协会进行清算。汪方的日记为什么受到这么多作家的共鸣、支持,一是说明它们理念是一样的,二是也许同样收到美国的约稿,只是没有汪方写得快而已。这批人吃中华民族的,用中华民族的,关键时刻还要在中华民族身上切一块肉与西方列强分享,难道中华民族真的除了这些所谓的作家,就真的没有人了?

待疫情过后,一定要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拿着中国政府的薪筹,替中国人民的敌人办事,每个有点爱国心的中国人都会愤怒的,方方及其同类是时代的垃圾

方方是疫情的记录者之一,真实的记录了武汉疫情时期的一些情况,一些所谓爱国者打着爱国的旗帜,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暴力围剿充满人文关怀的作家,而且振振有词,真不知道世间有羞耻二字,假如日本鬼子来了,备不住这些人马上就变成了汉奸,欺凌同胞,我们是一个自己称谓文明古国,可文明何在?任凭一些宵小横行霸道吗

方方的问题不是自身局限性问题也不是言论自由问题 。请你看看方方日记怎么变成武汉日记了呢?这是性质问题,为什么汪芳不向武汉、湖北人民说清楚。她的所作所为和汪精卫叛国投敌有什么区别。这是西方敌对势力有预谋的设计。先是有阿丘要武汉人民给国际社会一个道歉,今天来了一个武汉日记。你说是巧合吗!你能说清楚这个问题吗?方方的粉丝们讲解一下什么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资助敌对势力难道还要奖励吗?

每一个中国文人,作家,百姓,都可以言论自由,但必须遵纪守法!若拿着国家给予的地位,荣誉,待遇,而不为自己的国家,社会,人民弘扬正能量,为了个名利,丧失一个中国人的爱国良知和为人底线,道听途说,造谣惑众,抹黑自己国家和人民众志成城,舍生忘死,抗击疫情的光辉形象,而成为外国反华势力的帮凶,那么,这就是政治立场问题!被谴责和批判卖国求荣也是自作自受!受到国家法律法规处罚也是应该的!

赞 | 0 收藏 | 0

登录后发表评论

0 条评论